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周逢俊【松韵堂诗、词、赋】选登

题怪石抚松图

拙趣庄生貌,虚懷黜匠心。松苍腴古色,竹瘦润天音。

气铸骚人啸,魂扶逸士琴。怡然同与乐,有寄在高林。

2010年8月3日晨


初春感怀

读罢窗前眺远岑,高楼独自赏天音。

清闲细把庄生味,淡定何须孟子心。

岁向空凭明白晚,期延忌处是非深。

平怀快意和风月,又约桃花艳上林。

2011年3月13日晨


日本大地震一周忌

东瀛一震气如衰,海啸关东倭岛移。浊浪包抄沉万骨,泥沙曲进噬千居。福墟烟漏弥天远,京股风残着地吹。但见春来樱不发,雪花凝泪抱枝垂。

2011年3月18日于北京


夜游避暑山庄

曲岸萋迷入静空,风芜野象自然同。移欄竹外氤氲隔,揽牖松前气韵通。

路断波衔桥影碎,湖开浩接月光胧。轻分菡萏寻香骨,一棹惊飞柳底鸿。

2008.夏于承德


读禅宗有感偶题

思遐一境妙倏开,极净清空远俗埃。幻化轻舒扬气质,无常自在张鸿才。

宏微迵畅幽成趣,物我融通默具诙。若问三山身在否?惬听谷籁莫须猜。

2010年8月20日


重阳

独上苍茫一望空,家山杳渺隔寒濛。黄花带泪分人怅,翠艾低咽共吾恫。

最怕疏林听杜鸟,堪忧寥廓送归鸿。人生岁老自怜忆,倦旅常温故旧中。

2010年农历9月 于燕山


读陈寅恪

济世鸿才少已张,泛舟欧美学无量。诠书理合千年志,

译卷言通万国章。气立辞刚裸峻骨,风高意振纵清狂。

宁孤不与毛公伍,抱寂长吟对夕阳。

2011年3月23日晨


读王国维

才情独绝未逢时,故国曾经作帝师。

甲骨辞芜君始译, 鼎锺字谲尔揆疑。

史持“二证”诠商夏,学志“三无”兴阙祠。

抱恨怀沙寻净土,诗魂赴处是污池。

2011年元旦于北京庄房别馆


水调歌头、中秋感怀(兼缅怀父母)

纡郁系明月,负愧怅秋空。寄怀欲诉谁与?万里一岗松。旧恨新愁日共,结轸长宵难解,垂泪对归鸿。生死杳相隔,思念酒千盅。

恍如梦,志未举,忽成翁。天涯岁此,惊叹枫叶又飞红。自古人生如是,复旅陈桥旧渡,天际叠悲风。老步丈程远,日脚太匆匆。

2007年中秋夜


念奴娇•壶口瀑布观感

悬澜兴势,向沟漕百丈,呼奔激赴。惊玉裂崩千隙碎,闪忽飞珠飘雨。

披危含烟,溟濛暗涌,万泻声如诉。风寒欲纵,问有多少怨怒? 愁腑九曲浑流,依然负载,几只皮筏渡。瘦土黄埃风漫漫,却是汉时遗绪。

厚脊苍颜,舞巾续壮,忍泪听槌鼓。催涛扬号,气同飞瀑凌宇。

2010年5月3日于壶口饭店


望海潮•故园游

环城凝碧,湖山晴翠,风光又映新眸。

阡陌润华,山花纵艳,香飘百里千丘。繁盛合清游。

岛轻渺无际,沧浪扶舟。古岸屏开,近山遥水峙琼楼。

吴风楚韵兼收。有英才治国,文武良谋①。

承志幸逢,千年盛世,雄风再现宏筹。功待汗青留。

故里多遣兴,辞浅还讴。鸿业逵联四海,他日更风流。

注①:巢湖历史上曾有范增、周瑜、丁汝昌、冯玉祥、张治中、李克农等伟人辈出。

2011年于巢湖


醉乡春•皖乡小记

嫩雨三分生懒,花气七分催倦。酒渐醒,记当年,晨夕几回离散。

檐下钓帘轻掩,难忘旧时相见。杏花白,蕊香浓,怅然不见伊人面。

1998年于皖南


踏莎行•暮春吟

道是伤情,无端自虐,年年仍与春光约。临池怕见落花飞,飞花偏向人前落。

怅立轻寒,小园漠漠,心随红雨翻阡陌。散愁欲饮古亭西,晚来又遇山风掠。

2004年4月于平谷


浣溪沙•渔梁坝垂钓

过坝登舟独钓幽,野波菡萏向风柔,醉听芦里两三鸥。

四面山青千户白,清屏淡淡韵轻流,草香犹带旧时忧。

2010年5月


满庭芳•秋浦行

碧野轻岚,草丰气盛,正是春暮芳菲。翠微亭望,葱郁万山嵬。

环陌平穿古道,烟棹里,泽国逶迤。伤怀是,杜郎不见,依旧杏花飞。

神怡。凭诵得,东坡丽藻,李白清词。问多少风人?往复寻栖!

才过清溪漫读,方又见,新韵宏恢。兴游处,楼台高矗,万户尽朝晖。

2010年暮春于池州


水调歌头•游爱琴海列岛

点点碧波屿,烂熳一清秋。艳阳巡驾高照,俯仰闹千鸥。

海阔风徐雾散,放眼怀情万里,语色异同舟。

环宇有清境,仙岛赏琼楼。

天风微,涛声碎,晚霞收。遥灯接际,星汉漂窈梦中游。

共此无分雅俗,即兴歌巴畅饮,洋妞暗勾眸。

相与踩音节,狂夜竞风流。

2009.秋于希腊豪华游轮上


水龙吟.中秋

万家同赏清辉,月华依旧寻憔悴。天涯有旅,登高际叹,水山迢递。

落木飘零,寒波远棹,雁横凄唳。问乡愁多少?嫦娥答曰:尽都是,离人泪。

此恨古来无计,有真情,既远还慰。伤心最怕,故人无讯,堂空难契。

人事茫茫,韶颜渐老,始知情累。借今宵满月,向南示我,把冰心寄。

2010年中秋


江南第一峰赋

独旷世之峻拔,座江南而标雄。崛苍阿之卓荦,主崇岭以秀中。

抱云霞乎朝夕,探委曲而迷空。凌虚怀以兼蓄,纵巨嶂而张穹。

采雨露之潤骨,披翠华以体丰。峙五嶽乎敛耸,对三山之异同。

端浩然以气铸,惊巍巍若魄冲。世藐视而不察,窘愁霒以固穷。

长嗟浊肆,阴霾掩姿。奇瑰苍茫,悲兮不时。储灵守寂,奈何遥期。惟在志潜,本质无移!极目海内,壑造俗仪。巧弄畸作,昭昭烟篱。争名扩远,虚设章弥。

抱天风兮呼疾,披雨雪兮循律。濯清境兮自举,养大德兮净质。

寄冥冥兮信望,示峥嵘兮有日。悲呼壮哉!寓怀兮曲笔。

2010年4月于庄房别馆


汐赋(并序)

暑遁,少昊○1临。虽清秋净远,必也几许寒意,朝夕频侵,落木日渐,矧海气交合,阴阳愆伏,脾性不恭,瞬变也。将暮、霒曀欲雨,潮汐风涌,暗涛剧兴,渐百尺奔浪,向空撕扑,訇哮宇动,倏有崩云裂岸之状也。余不禁振臂惊呼,遽然危登北屿,以观其势。雨旋借势,击汇腾声,万鸣由是,推狂澜以叠暴;仗敏猛而纵横。呑吐无阻,所向不遏。壮哉!力从里举;雄哉!应激豪生。余遂抛遮而浑与,融热血以共扬。胆为舟,魄以棹,神思飘摇。百绪不结,淋句以泄,任起伏而释怀。中寓独与天幽,非世俗能悟。拟心志为喻,化精灵以隐。寄澎湃以言!信天有道,报万怨而天怒,藉自然以显,是兆也。适逢进京十四周年日,故感而畅诵!


藉潮汐以恣漫兮,泄郁愤而飚狂,抱云雨以倾盆兮,涤九曲于愁肠。

揽木华之《海赋》兮,听骆氏之檄章。助天吼以摧窳兮,震鲸鳌而发猖。鳞鸿仓皇,龟蛇奔丧。电掣闪忽,激荡万方。幻象莫测,巨澜催扬。岛耸附势,礁潜无常。旷世冷烈,壮怀闻殇!阅叱咤之威仪兮,合气浪于沛滂。乱天下而不形兮,啸渊壑以示强。惊幽冥之魂魄兮,迫魑魅而罹殃。遂吾意犹乘导兮,逐浩瀚而沫飏。披怒发而长歌兮,纵蕴结以入张。裂阴霾以骞翥兮,寻蓬莱之何望?

窅溟气润,腥稠迷茫。弥广遥潒,沸沸黄浆。逡巡阵变,急漩犹亢。

奔雷际动,浩浩无疆。天地飘摇,危哉惶惶。一叶惊艇,浪谷颠航。

曲进呑吐,忽隐欲藏。犁巨涛于鲲背兮,碎玉屑而飞芳。揆彼度于险域兮,驭遄疾而凌翔。赴万死而无惧兮,铸铁骨之铿锵。胸明目炬,拓路履泱。奋进厥勇,德配大汤。向际入夜,为求晨光。拍栏所寄,壮举高樯。

注:○1少昊:传说中黄帝的儿子,即白帝,主秋之神。

2009年8月28日夜于烟台亚细亚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