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周逢俊《松韵堂诗词赋自选集》

川行八首并序


岁在乙未秋,余领清华美院高研班学子二十有余,往川中采风。登峨眉,入剑阁,步前贤之旅,感古今风物。越贡嘎雪山,溯岷江源头,江山壮阔,气象峥嵘。枫林丽水,九寨天堂,恍惚身在仙境。访白马藏区,共风幡祈祷。探原始沟壑,寻亘古传奇。攀云栈,陟险崖,欲“搜尽奇峰打草稿”,以描画川中之雄奇。美哉!悦我耳目,壮我心志,故“待细把江山图画”,且歌咏以志。


1、金沙遗址观感

--应诸诗友嘱即兴题

一掘金沙古境开,千年蜀事后人猜。

蛮荒共兽争生死,乱序联巫卜福灾。

杜宇耜耕勤治国,黎民狩猎勇攀嵬。

金戈玉阙是非地,化作残烟供祭台。


2、遊凌云山(乐山)有感

苍崖崛垒暗尘生,风雨佛心渡送迎。

但见更朝成往复,何曾暴政立公平。

三江气浪惊秋岸,一寺寒钟忆故城。

循自幽通天道曲,东坡楼上暮云横。

注:三江~岷江,大渡河,青依江,三江汇合于此。

一寺~凌云寺,为蜀中名刹。隐于大佛左侧。

东坡楼~为蜀中名楼。讫立于大佛右侧。即苏东坡青少年读书之地。


3、登峨眉山遂题
金龛宝殿一山慈,岁象阴晴总合时。
白水秋风听夜鼓,卧云玉露待晨曦。
贪官怠政勤香火,百姓求安化烛池。
今古是非何处了?悲怀不悟问峨眉。


4、九寨沟即景
天堂有韵妙难图,造化奇功景自孤。
三叠瀑狂垂白玉,一坡水激跳珍珠。
雨来勃郁潮声起,云去清莹海色殊。
境转凡怀深不测,风幡举处散秋符。
注:三叠瀑:分别为箭竹海,珍珠滩,诺日朗。
海色殊:即海子,九寨沟清潭如翡翠,漫山披流如潮声激荡。
风幡:名曰”风念经”,把经文图案制成木刻,印在风幡上,祈祷时向空中散黄色小纸片。


5、李白故居即题
灵心接地气,禀性独天酬。
放浪飘江海,贪杯弃帝州。
文章惊翰墨,诗赋足风流。
大野亲明月,壮怀仗剑遊。


6、武侯祠怀古
武祠神阙怅秋空,几缕沉香绕旧宫。
乱世天酬扬信义,分朝道择树仁忠。
锦袍不弃中原志,玉笏当低五丈雄。
浩气凜然今在否?剑门关下古来风。


7、剑门行
剑门高拔李家篇,世代惟艰蜀道连。
要塞阴风猿作霸,雄关白日盗当权。
从来惧客闻罹后,自古贪官获獄前。
胜景秋光绚丽处,声寒不度九重天。


8、杜甫草堂题感
茅屋而今别样秋,恭循故地意方遒。
雁嗚落叶风声碎,猿啸残山雨气稠。
朝野血光惊帝梦,江河浪急诉民愁。
谁怀苦难吟家国,孤影蹒跚负去舟。


读陈寅恪
济世鸿才少已张,泛舟欧美学无量。
诠书理合千年志,译卷言通万国章。
气立辞刚横峻骨,风高意振纵清狂。
宁孤不与毛公伍,抱寂长吟对夕阳。


游蒋公故里有感
空壑清钟若许愁,兴亡境自后人游。
阙前丽水浮孤鹭,祠下嘉槐守旧楼。
疲与党争销帝运,怠同倭斗失天酬。
剡溪一别成追忆,雾里江山几钓舟。


自题
我本山中自在人,云心出入不沾尘。
愿将画作才情寄,敢把诗当正义伸。
宁枕残书销魇梦,忌描俗卷骗财神。
身支老骨应风雨,相与梅花共度春。


清明
曉霧初開陌上新,朦朧恍入故園春。
山播杏雨迷漓景,水漫芦烟缥渺尘。
久寄都城漂作客,偶归故里忽成宾。
梦回但见松冈远,野火年年照旅人。


谷雨偶题
无奈阴晴总感伤,春阳半暗雾轻扬。
林花倦影随风雨,柳絮愁心任渺茫。
窘向国都听梦语,忆回家邑品茶香。
乡思不计天涯远,苦旅谁知泪水长。


题巨幅《八百里烟波叠嶂》
烟湖叠嶂数峰秋,九曲连江向楚流。
大壑纵横扬远志,沧波浩渺涌新愁。
渡前公谨曾鞭骑,庙里清湘又放舟。
未到京城皆是梦,而今梦醒画巢州。
注:公谨~周瑜。其墓于银屏山下,巢湖之畔。

清湘~石涛。其于巢湖忠庙画"巢湖图"。


桃花潭即题

南阳石径小潭秋,碧水山前抱镇流。
汪令殷勤千盏酒,谪仙获醉万家楼。
弋江烟雨思狂客,老渡朦胧忆远舟。
两岸新风融古韵,唏嘘不见有人愁。
注:南阳~桃花潭唐为南阳镇。


题《黄山天都松》
岩隙盘根度寂寥,死生不计自逍遥。
清高岂羡蟾宫桂,韵雅偏嘲碧玉箫。
欲铸金魂凌皓雪,横撑铁骨对寒潮。
浩然养我青云志,只待东风翥九霄。


瓯江行
丽水柔波入翠空,芳林白鹭影朦胧。
渔人网下秦时物,骚客帆前汉代风。
远岸桑田埋旧迹,古州烟色未消融。
昔年诗境谁曾见?游遍江南一画翁。


题巨幅《黄山西海》
黟山秀接万峰青,帝子炉烟绕锦屏。
岁像峥嵘横鸟道,时光冷立挂狼星。
登心不估天酬价,入梦无量胆作翎。
敢有南巢西海客,一怀真意蹈苍溟


遊司马台怀古
司马台高百丈横,苍崖故垒竞峥嵘。
蛩声断续传残壁,鸦影低回落旧营。
戕骨戍楼良将死,净身宫阙宦官生。
悲秋抹叹凭栏事,代有冤魂壮古城!


进京二十周年自题小照
屈指皇城二十年,不知霜鬓比秋先。
宽衣有筑怀揣梦,窄枕无眠绪若烟。
未必诗书成绝响,几从字画结佳缘。
而今惟恐误人后,心系学堂效古贤。


蝶恋花·暮春吟
闲步无端人自恼。暮雨霏霏,偏向林间扰。点点飞红随缥缈,无情流水村前绕。   
泪眼送春情未了。愁绪频添,花落知多少?古有《瘗花铭》已杳,花残还似当年扫。


水调歌头·登姥山
瞰岛一青点,波涌任长天。沧桑共与谁叹?孤兀感千年。汉雨秦风过处,依似渔樵帆影,对酒话先贤。潮起入烟暮,怅入一舟扁。     
叠云巘,收城郭,夕阳残。南巢旧寺,三五鸦绕鼓声寒。寻向苍茫欲问,昔日英雄何往?剩迹不堪看。独立伤归客,今古几凭栏。


醉乡春·皖乡小记
嫩雨三分生懒,花气七分催倦。酒渐醒,记当年,晨夕几回离散。   
檐下钓帘轻掩,难忘旧时相见。杏花白,蕊香浓,怅然不见伊人面。


意难忘·燕山亭归饮
把酒临溪,对落花点点,丝柳烟垂。怅春随水去,怜燕久低徊,堪世事,自如斯,转瞬夕阳西。举大白,频催醉眼,莫道情谁?    
前蹊林暗凄迷,问津无相引,独自依依。感怀追旧忆,契阔杳成非。人淡寡,俗情违,老岁蹙愁眉。向山月,一弯似我,冷峻孤辉。


沁园春,游瘦西湖怀古
入暮烟都,巷陌津迷,曲岸柳花。似千年重梦,恍乘旧渡,引兴亭阁,觅那豪奢。遥忆州中,歌楼昼永,多少清词听丽娃。人何去?应时光都付,流水沉沙。
人生几得闲遐?算逐尽功名赚此涯。惜风流过客,拥金握笏,香车御马,归向谁家?且搁尘冗,幽循诗话,醉弄长箫倚日斜。伤明月,照前生今世,一样浮华。


巢湖春赋并序(以游归故里春为韵)

吴楚形胜,妙在南巢之泽;城郭挽波,境与江淮一韵。夫八百里湖山,苍崖叠嶂,罗列其间;冈丘田畴,纵横星野。平湖潮阔,烟波浩淼。时归故里,恰颐四月,乃可大观也。

杏花春雨,翠雾迷漓。村邑旧埠,朦胧辨析。凭望处,俄而悲生,物是人非;俄而惬意,历色依依。呜乎!清明松冈,仙踪杳渺,遥山近岭,祭俎蝶飞,又不胜凄然也。放一叶扁舟,游弋于湖山之间,怡风习习,击楫声声,悠哉放怀!故遂于舟中览记于思,还京制《巢湖胜景图》并赋,辞曰:

夫江曲楚镇,山横故里。泽国春至,倦客归舟。云乡林海,翠烟横流。迤逦长堤,啼莺红紫;旖旎姥山,世外瀛洲。遥岑列礼,迎赤子,俚俗如旧;大岫含情,料亲朋,茶酒以酬。清是云,淡是雾,家环云雾丝丝愁;山如锦,水如绸,心绕锦绸处处讴。循秀林之荟蔚;入古栈之抱幽。耀城郭兮,余霞散绮;攀村户兮,烟雨初收。叆叇浛洞府,氤氲裹山楼。环旧渡,垂柳依然送远棹;过新陌,绯桃还似那年稠。帆悬鸥绕,从来异地梦中见;云低鹭鳴,不是他乡夜雨啁。悲欣演替兮,涕淋襟衫。掬土勿放兮,故音喋喋。去去烟波逆旅,归来白首相眸。

山阜入翠,群鸟谐农家共享嘉木;水域满盈,牧童伴渔父传歌丛苇。上说巢由登隐,云松扶栈;目闻醉翁浮舟,沧浪含晖。峰环川复兮,草丰鱼肥。引无数之骚客兮,羡古今之雅栖。登临则有:三峰筑老寺,俯江湖而祐四围;涉水则有:一岛兀古塔,临阡陌而壮九矶。山随水势,水去山依。故来大涤子之制巨;姜白石之吟微。亚父之归隐,魏武之怀机。公瑾之筹谋,包拯之正罡。“陋室”之清风,“双瞳”之余威。杨振宁临湖治学,林散之听涛籀几......前贤尽得见性,地灵亘古神奇。

吾居南泽之山阿,襟带八方之岖迂。故丁汝昌比村而邻,冯玉祥隔水而扉,张治中赤岛相望,李克农踱步长堤。斯一方水土,育千秋豪杰。赏焦湖一派大泽气象;承屏峰千丈雄浑嵬巍。

目历河山,壮吾心志。时风日下,鬼魅嚣尘。朱门宝马,夜串官商走黑道;粉香笑颦,醉与美人度良辰。贪盗不分贵贱,纷尘乱序惟争银;公私管它法度,窃取有道可通神。营私江山,各秉鸿钧。呜乎叹哉!正邪节分,浩然少闻。问苍茫故国,千载史册,民族大义,到底烟消何处?寻旷世峻骨,百丈砥柱,仁人志士,何曾崩颓沉沦?

似觉星外,乘槎难解因;风逆千里,试问谁者君?孤子心迷,贞良草芥。鲲鹏不展,嘶喑辔羁,麒凤盼啟,藏谷书愤。

呜乎!殷殷泪浸兮,慷微言而悲陈!

曾登姥山,作《水调歌头》词曰:

瞰岛一青点,波涌任长天。沧桑共与谁叹?孤兀感千年。汉雨秦风过处,依似渔樵帆影,对酒话先贤。潮起锁烟幕,怅入一舟扁。

叠云巘,收城郭,夕阳残。南朝旧寺,三五鸦绕鼓声寒。寻向苍茫欲问,昔日英雄何往?剩迹不堪看。独立伤归客,今古几凭栏。


2015年4月 于巢湖

2015年12月 改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