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斯义弘深——周逢俊中国画展研讨会及嘉宾采访(之一)

刘曦林(研讨会主持人)

周逢俊是当代年轻艺术家的代表,但他有非常深厚的文化修养和艺术积淀,显得少年老成。他的山水画周密有致,花鸟画不拘纸墨。有如此深厚的学养持续滋养着他的创作,加之勤奋、踏实的性格,假以时日,逢俊未来不可限量。【酷6采访】


刚才开幕式上他非常坦诚的伸开双臂说“希望大家提出宝贵意见”既然他说了,那大家就谈谈对他艺术的感受、对他的分析、对他的期望、对他的建议、甚至对他的批评。【研讨会开场白】


看了周逢俊的画展之后,我觉得无论是山水还是花鸟,都从不同角度展现了他的才气大气、英气、灵气。我觉得逢俊取得今天的成就,他是幸运的,他对一切也是心怀感恩的。没有黄山,没有巢湖,没有家乡的山河,就不可能出一个这样的周逢俊。他还应该感谢北京这二十年的努力和漂泊,北京丰厚的文化积淀滋养了他,加上他的才华和勤奋,才成就了今天的周逢俊。逢俊在这个年龄段,还有非常光明的未来,我们对他的艺术也寄予厚望【研讨会发言】


在当今文化背景下我们特别强调人品、画品同步,文化、学养、修养,诗词歌赋也就一个“文”字与艺术之间的关系,从周逢俊的身上我们可以总结很多的经验:家乡文化、传统文化、中国古代文化和艺术的现状之间有什么内在的联系,他给了我们很多启发,怎么指导我们的艺术找到一个更好的源头、更好的根基,我想这是他办画展对他很重要的一点,同时给我们大家的启发也在此。【书画频道】


范扬

整个展厅看到逢俊画了这么多的大画,画的这么的深入,尤其他画的《黄山西海》,我觉得这类画的气象是很难表现的,但周逢俊把它画出来了。像杜军老师讲的,他既画出了北宗的那种气象,又在笔墨的运用里有南宗的温润。应该说我们也看到了万壑松风的那种气象,又看到了画安徽黄山的那种内在结构,松树画的非常好,我觉得这跟他对家乡的感情是分不开的。应当说作为一个山水画家,他描绘了一个美丽中国、美丽安徽、也描绘了美丽的黄山。逢俊进京20多年,真的是潜心研究,多创作,少活动,这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仔细回想一下,最优秀的画家、艺术家都会在京城待十年,而逢俊能够潜心待二十年,应当说他是一个寂寞于此道,在里面默默耕耘,今天拿出来的作品确实令人吃惊,我很赞赏他的这种处事为人,赞赏他潜心研究的精神,今天有这样的成绩,我非常的高兴。祝周逢俊更上一层楼。【开幕式发言】


我觉得逢俊的画非常的好,它既有很大的气象,又有深入的表现,对中国传统的精粹把握也很好,比方这张《黄山西海》吧我们都去过,都画过写生,我也在现场画过,很深入的表现,但是迄今为此,我看画黄山西海画得特别深入又有气象宏大的作品中,应该说周逢俊的这张画是特别的出色和优秀,令外我也看他的其他很多作品,实际上他是扎根在生活的土壤里,他是安徽人,所以他画了黄山松黄山的景色,能够勾起一种对故乡的留恋和一种向往,应该说描绘美丽中国,那我们周老师就是描绘美丽安徽描绘美丽黄山,他做的非常的出色,他是一个优秀的画家。【书画频道采访】


逢俊的山水既有南派的温润,又兼具北派的雄强。逢俊在京二十年的奋斗历程,走的是踏踏实实的正路,继承的是传统山水画的正脉。这次开幕式很成功,但值得美术界重视的不仅是他创作上的成功,更要看到他作为一个“北漂”独立艺术家奋斗的经历,可谓传奇,可谓励志,可谓典范。【腾讯采访】


周逢俊作为一个成功的理想主义者,把风风雨雨的经历,幻化成了笔下山水的万千气象,把胸中的坎坎坷坷点染成了峰回路转的山水文章。足以成为当代艺术家个案,供我们学习研究。我非常喜欢他的作品,更欣赏他的为人!【艺TV采访】 


马海芳

刚参加完他的开幕式,他的画很震撼,他的大画,我们看他传统功力非常深厚,他从古人宋画入手,我们看他们的大画,脉络非常清晰,另外他能够写生,他能够画自己生活中常见的一些场景,另外他是一个比较全能的画家,他除了能画自己的大型的山水,大的创作以外,他的花鸟画,画的也很精到,他用笔墨上有他自己的独到之处,周逢俊是我们画界都知道的劳模,大量的创作,大量的作品,体现了他这种旺盛的创作精力,我们是比较好的朋友,他是有代表性、比较有个性的画家,所以这次画展是对我们来讲是他近几年的作品,正好我们也是一个很好的观摩,对我来讲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艺TV采访】


周逢俊从传统中来,师古不泥古,打进去打出来,画出了自己的风格。艺术上,他也是一个多面手,山水,花鸟,诗词样样精通。在我看来,他的写实功力相当深厚,他强调写生,逢俊的写生更多是饱游山川之后,师法自然,胸中造物,待到创作冲动喷薄欲出,才动笔创作。这正是古人说的意在笔先,才能趣在法外。正是因为逢俊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辛勤耕耘艺坛多年,所以受到了美术界诸多专家的关注和好评。【书画频道采访】


吴雪

从传统的角度,从艺术的角度我对逢俊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赞誉,作为家乡文艺界的代表,我为逢俊感到由衷的高兴。逢俊先生是安徽走出来的一位优秀的中国画家,可以说他的这一条路是非常艰辛的,吃了很多苦,也受了很多磨难,又加上他耿直的性格,应该说更不容易,也正是因为他的不容易,使他在艺术上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周逢俊这条20年的艰辛之路,实际上他实现了三个转变。第一个转变是他从传统走到了现代,就是他有很多很扎实很传统的功底,唐宋元明清各家精华,都凝聚到他的笔墨,但是他用传统的笔墨来写当代,来写我们现代的大好河山,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就像我们可染先生说的既要用最大的力气打进去,又要用最大的力气打出来。我想逢俊在这方面,既进去了,现在也出来了。这是我觉得他20年来实现了一个转变。第二个转变是从小我走向了大我,也就是说从家乡走到了北京,他的家在巢湖岸边,是个鱼米之乡,他画了很多家乡的银屏山,银屏山不大,但是很秀美,所以每年这个时候牡丹就要开了。所以生长在那个地方,他很爱他的家乡,他的家乡情结是很浓的。但是他到了北京他面向了生活,所以他画了黄山,画了泰山,画了很多地方。有了一个大气象,大格局,大气派。所以我想他不仅仅是一个安徽的画家,他应当是走向全国。第三,我觉得他是从艺术走向了文化。过去他就是想画好画,因为只有画好画才能生存,才能生活。但是他画了20年以后他发现光画画不行,还要有文化,所以他写了很多诗,还搞了很多研究,所以文化对他来说是滋养他这次展览的一个重要因素。他用“斯义弘深”作为他展览的主题,我觉得他在文化上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所以我们为他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高兴,感到骄傲。借用清代诗人谢启昆的一句诗 “谁言诗到苏黄尽,万里南行眼界宽”。我希望逢俊先生通过这个展览,把北京的20年成果展示出来,今后还有很多个20年,我们祝愿他艺术之路越来越好。【开幕式发言】


唐辉

逢俊的执着、投入,让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他的成功不同于许多艺术家的成功,要知道,逢俊是真正来自民间的“草根”艺术家。我觉得他就是当代“北漂”艺术家奋斗的一个传奇。他的蜕变、升华,完全凭借自己的努力,因此,他的故事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励志性,特别是在这个需要梦想的时代。【书画频道采访】

逢俊这二十年确实很不容易,酸甜苦辣咸。怎么能成为一个有艺术担当的艺术家,画出有骨气的画,这跟个人的历练有关,很多大艺术家都吃了很多的苦。逢俊也是一个当代“北漂”一族成功的典范,很励志。他的作品中,确实有一股刚正不阿的正气,这个正气在当代画坛还是挺缺少的。我有时候看一些展览,有些画家趋炎附势,谁的画时髦,马上就追,最后就是纯属的模仿,当代画坛看似繁荣,实际上就是几张画。所以我觉得逢俊这么多年能坚持自己,有自己独立的思考。他从不趋炎附势,而是坚持自我,坚定地走自己的路,这十分难得。【研讨会发言】


我跟逢俊认识好多年了,对他也非常的熟悉。逢俊到北京20年,能在中国美术馆这样一个平台上办这样一个展览,真心为他高兴,他的作品终于登上了最高的一个文化殿堂,这点是我非常感慨的。有的时候我跟逢俊打电话,他有时候说我们很不容易的。真的是!应该说逢俊是一个典型的北漂。实际上现在在北京的北漂画家特别多,真正能有逢俊今天的成绩的是很难的。北漂都不容易,近现代最大的北漂就是齐白石,也是挺不容易的。刚到北京来的时候不被北京画坛所接受。逢俊到今天通过他的努力,在艺术上的执着,我觉得到今天这个成功,很值得大家学习。我们画院每年也有高研班,大部分来的人对到北京之后的学习目的实际上很多人不是太清楚。我觉得逢俊通过他自己20年的努力,给了我们很多学生一个特别好的答案。今天看逢俊的展览,我有三点体会。第一点是逢俊的立意高远,取法高、立意高、格调高。取法宋元一直到近现代,他是安徽省的画家,对新安画派也比较熟。可是他更多的是取法宋元。立意也很博大,特别适合大的场地。我觉得很多画家关注于小品的时候恰恰缺少这种气概,很多专家也提到了逢俊的气概。所以我觉得立意在他的作品中都有体现。我跟杜军聊天,说逢俊性子倔,他的倔还比较可爱,并不是说倔到底,他有时候还有妥协,最后他还能很完善的把这件事处理好。我觉得这是他这些年来在学术上、在市场上的智慧。第二点,我觉得他坚持中国画的正脉,因为逢俊是中国国家画院首届名家高研班龙瑞工作室的学生,我觉得逢俊的作品本身确实有中国画的气象。因为当代中国画是一种多元的形式,而有一部分人能坚持中国画的正脉,这就很重要了,很高兴逢俊能坚持住,坚持这么多年,而且现在看发展的空间还是特别大。第三点,他作品里的多层次文化修养。他自己不光是作画,而是在诗词、花鸟创作上都很有造诣。刚才杜军先生也说了他的花鸟不输给山水,恰恰有很多人也很喜欢花鸟。这证明他的志向不低,志向很高,因为他多才多艺,山水、花鸟全能,再加上诗词歌赋。所以通过这个展览让大家认识逢俊,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新的起点。祝福逢俊兄,希望他在未来的道路上取得更大的成就。【开幕式发言】


杜军

尊敬的各位朋友上午好!今天来参加“斯义弘深——周逢俊中国画展”我非常高兴,因为我跟周逢俊先生是多年的好友,前几天他说要在北京搞一个画展,实际上他前些年在安徽也搞过一个非常大的中国画展,当时我是准备去的,但是因为工作没有去成,今天来这以后看到这么多好的作品,的确从内心表示对他衷心的祝贺。应该说跟逢俊这么多年,我觉得他有三点让我非常欣赏。首先是他的作品。这些年来,他创作了大量精品力作,刚才我在展厅里转了一圈,的确佳作非常多。我认为逢俊这么些年来,他的山水画、花鸟画两者均称为一派。山水画既有北派山水的雄浑大气,又具南宗山水的秀润雅意。花鸟画则素丽清雅,从八大山人中脱化而出,其笔墨技法和艺术造诣不亚于他的山水画。逢俊无论是山水画还是花鸟画,均能从大处着眼,细处入手。南与北、现代与传统在他的画面当中相融相合。就笔墨而言,他取法唐宋大家,又融会贯通元明笔墨,在长期的锤炼中形成了个人多元的风格。实际上他的作品无论是笔墨还是构成,应该说非常的大气。第二个我欣赏他的就是他的率真。他为人非常耿直爱辩论,我觉得这是他一种真情的表达。实际上我跟他接触这么多年,他有的时候跟我争的面红耳赤,可是我觉得他主要还是在学术上表达他的真言,就是说他反应自己对无论是学术上还是对观点上的一种认知,所以说我在和他辩论中受益匪浅,而且他也给我很多好的启迪。特别是在对我的工作上,给我好的建议,使我更能够团结广大的美术家,推动美术事业的发展。第三个我认为他非常有才气。他不光是绘画上有很高的造诣,实际上他对诗词歌赋都有很深的研究,这些年来应该说他出了很多的作品集,而且还有诗集、随笔,我都拜读过。他自己常说,实践多于空谈,创作多于活动,所以这些年来他也是这样严格的要求自己。最后我想引用逢俊的一首诗“半世清狂半世辛,一身气骨野无驯。词风委婉天资合,画韵雄奇稟性真。识浅从来持已见,道深偏向任孤循。窘然蠖屈犹伸意,自勖人生琢可臻”,这首诗是他对于自己的勉励,同时也是对我们的勉励。【开幕式发言】


张晓凌

我认为周逢俊可能是安徽最后一个出自民间的画家。周逢俊的作品,让人感到很震撼的一点就是,他恢复了古代北宋以来的中国画的一个崇高之境。首先对参加这次研讨会感觉很荣幸,因为周逢俊是我们安徽老乡。周逢俊的名字我早就知道,但是见面很少,他这样一个来自于安徽民间的画家,经历了那么丰富的人生经历,在黄山、南京、北京,都游历过,特别像中国古代的文人到处游历。由周逢俊的游历经历,我就想起来一件事情。历史上,安徽文化生态保持的比较完整,安徽很多画家出自民间,新安画派很多名家都是如此。但我觉得整个中国近现代美术史对安徽新安画派研究不够。我有一次在西安美术学院,我们谈到新安画派,杨晓阳院说,中国美术的现代性就是从安徽新安画派开始的,安徽画家对山水独立笔墨的研究,那时候就已经超越了西方现代主义。另外,黄宾虹也是一个很好例子。黄宾虹也是来自于民间,他是由安徽固有的文化生态体系,自然而然培养出来的。他在安徽那些年读的书非常多,为什么能读那么多书呢?因为那时候,安徽每家都有丰富的藏书。文革特殊时期,安徽有一个奇特的景象:老百姓插完秧、下完田,回到家里蹲在房檐下吃饭,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本书。只因耕读文化太发达。安徽的整体文化生态,由于它特殊的地缘关系,有一股巨大的民间文化力量存在。如果你体验一下,它的山水,它的人文,它的藏书,再和一些私塾先生聊聊天,你会成长的很快。我相信周逢俊的经历恰好能说明这一点。我认为周逢俊可能是安徽最后一个出自民间的画家。因为到今天为止,安徽的文化生态被破坏了,从肥沃的生态之地几乎变成不毛之地了,这需要我们好好反思。我认为周逢俊是安徽出自民间硕果仅存的一个当代书画大家。周逢俊的作品,让人感到很震撼的一点就是,他恢复了古代北宋以来的中国画的一个崇高之境。晚清之后,中国的山水很灵动,但基本上都是一种“有我之境”,只彰显个人的个性,突出个人。而周逢俊重新创造了“无我之境”——以大山大水的物象为主体,形成了一种崇高博大的境界。这种境界是中国山水发端时期就有的,但是从两宋以后,山水画就转向对局部山水的悟道。所以,从境界上来说,周逢俊的绘画直追五代、北宋,表现了中国山水崇高博大的境界。他在方法上可能用的也是宋人的方法,比如大量的写实,我觉得这种方法在学院里已经很少见了。因为现在学院提倡的就是个性教育,所以我觉得这种境界是值得我们推崇的。这是真正的中国殿堂绘画,所以希望逢俊兄在殿堂绘画上再有所突破,特别感谢你让我们重新感觉到宋画美学的一些特点。【研讨会发言】


任惠中

周逢俊先生他是一个非常勤奋,不太张扬,用作品说话的一个画家,我特别赞赏这点,他也来北京有20年了,我时常见到他这个作品,在一些所谓的很多热闹的场面很少见到他,我更多的是见到他的作品,今天看到这个作品,这么多的作品,这么多巨幅的作品,这么多的作品,这么多用心的作品,我确实还是第一次,特别好,我没有到他画室更多的看他作画,但是我们从所有作品的背后可以看出他的用心,可以看出背后下了很多功夫,有这么几点值得一提,可圈可点,一点是他的作品非常大气,还有他对传统的研究非常有想法,注重自己很多东西,有一种非常努力的打进去走出来的精神在里头,这点我认为特别好,再有他特别关注生活,从这点看他的作品包含了很多人文的东西在里面,这点也特别好,我认为这是值得我们现在画画的人学习和借鉴的,还有他在画面上不糊弄,每一点都非常认真从书法题跋经营的位置,都非常认真很用心精心,可以称得上是惨淡经营,在当今现在这种快节奏的一种社会,尤其这样的美术现状来说,像他这样子这么用心,他创作这么多画的画家来说是挺不容易的也是很难得的,我认为这是我们值得借鉴和学习的。我们应邀办高研班,这有两点是特别的好,第一深入生活带学生外出写生,看起来是带学生,实际上他有的一种反作用力,学生的对我们促进和反作用力也是挺大的,作为美术工作者也有这种责任把绘画艺术传承下去,从这里我们有深的体会,我从他作品中可以看出来从写生中,教学中,从学生的沟通中和大自然的沟通中,他把教学和创作都融为一体了,我们俩有共同的感受。【书画频道采访】


逢俊此次展览的作品,第一是气势恢弘。这种气势不仅是作品的尺寸和山水的开阖,而是他的是艺术精神,广博宏大,因此,小尺寸的花鸟同样气势恢弘。第二是文化气息浓郁。这种文化气息,是他人格的外化,是他个人文化修养的外延。第三是作品题材丰富、作品数量巨大。这证明了逢俊这二十年丝毫没有虚度,而是踏踏实实地做好了该做的事情。相信逢俊未来会更好!【艺TV采访】


张复兴

周逢俊先生我是老早就认识了,我觉得他非常不容易,他正好是来北京20年了,他是我非常佩服的一个人,从基层一直奋斗,他画成这样,他的画擅于继承传统,他是有选择的,他的画下了相当大的功夫,他现在的一种画风呢他既有传统的又有一些自己感受,看的出他对回乡啊他这一派我觉得他还是属于这种比较是南派的路子,既有传统的传承,又有生活感受,尤其这些来的画一看就是他的画一看这些画是近年力作,他相当下工夫,这个展览非常成功的,尤其是他的诗文尤其他的花鸟都挺好的,我花鸟还没看,但我非常喜欢他的花鸟我觉得挺棒的,我觉得这是我们值得研究和借鉴学习的,他是一个优秀的画家,我祝贺周逢俊的画展办的非常成功。他的画虽然有传统但不老气。从他画里看,他的画有传统里头又注重当代的把握,没有偏离传统之道,所以我觉得他的画有骨有肉,有笔有墨,有传统和现代,有传承有创新,既有传统的传承,又有生活感受,也形成了他的一个风格,不管哪一看就是他的画,有个人特色,我觉得画如其人,关键他的画有自己的感情,他在艺术上有高要求,周逢俊这点把握的挺好的,他是实实在在的,把功夫花在画画上,我觉得他为人作画上很勤奋很执着为人很低调。


王佛生

周逢俊先生他是安徽人,今年正好是进京20周年,他非常有意在北京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我觉得非常有意义,他是著名的山水画家 ,而且也兼工花鸟,诗词也写得非常好,在他从艺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中间,他抓住了两个核心,第一他抓住了传统所以他的绘画严格说有宋人的全景式山水画的气势和内涵,他把中国传统文化传统绘画理念,特别是山水和花鸟上的表现应该说在他这个年龄,这个时代中间,他所理解的这种深度让我们非常惊讶,也非常敬佩,所以他山水画的出来以后气势磅礴而且气韵生动给人一种大气深邃的感觉,同时他又把山水画中间内在的机理,阴暗虚实表现的非常好,他的画第二个特点非常有时代感,他总是站在民族振新的这一个梦幻之中来考虑中华民族所表现的一种精神,所以他的画看上去蓬勃向上,很生态很有生气,不颓废有一种蒸蒸向上的气韵,所以形成了他在传统和现代中间他找到了周逢俊先生自己的语言,还有他在诗词方面的造诣我认为呢在当今绘画界来说是不多的,对人生的理解,对祖国山河的理解很好的融合在一起了,所以我想在他进京20时他举办这个画展意义很深刻,给我们很多启迪和启发。


梅墨生

逢俊这样的艺术全才,在当今的艺术界也是为数不多。他精山水、工花鸟、善诗词,对各门类学问不是浅尝辄止而是潜心钻研,源头活水,所以他取得了让许多人望尘莫及的成绩。他的山水既有北宗的气吞山河、肃穆庄严的雄强气魄,又有南宗笔意纵横、飘逸洒脱的文人意趣。逢俊凭借自己的天赋和努力,走的是中国画的正路,他对中国画笔墨、意境、诗性的认识和运用都达到了相当的水准。另外,我觉得他用诗人的灵性,转益多师,将自己的山水、花鸟融会贯通,统一在他的诗性世界里。【腾讯采访】


周逢俊是文人中的侠客、画家中的诗客、山水之豪客、花鸟之友人首先,我觉得逢俊是文人中的侠客,我们刚才听他发言,慷慨激昂。我跟他有多年的交往,他这个人很耿直,当仁不让,而且是很较真的人,我觉得现在这样的人很少了,所以我说他是文人中的侠客。


第二,我觉得逢俊是画家中的诗客。他的本色是个诗人,他写诗的勤奋,用功,我觉得是让很多艺术界的同行相形见绌的。经常有诗发给我,经常有妙句,凡事凡物凡感,他都有诗。这一点体现了他的勤奋,不用说他的诗才和作诗的功夫,我觉得这也是当代艺术界重视传统、重返传统不可或缺的。第三,山水之画眼。画如其人,逢俊的画像他的人一样,很刚劲,他是山水画的毫克,他的画是山水的忧思。说实在的,在十年前我最初看他的山水画,我觉得还有点浊气,但是这次看到逢俊成批量的山水画,他的浊气早就没有了,有一个质的飞跃。我相信这是他心灵的一个历练,也是人生的一个沉淀,当然也是他读书养气,在山野之中饱吸山川灵气的一个结果。当然也有他在艺术本身上的锤炼和推敲。至少给我感觉是这样的,这样的画呢,他画出了自己的品性。现在很多画大家都在追一些共同的风潮,或者玩一些时尚、时髦,逢俊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的那种,所以他的画也画出了自己的心性。第四,我觉得逢俊是花鸟之友人。他的意趣盎然的花鸟画,实际上能看出他这个人有很细腻的心和情谊,有很微妙的对于花草虫鱼的感受。他虽然走的是文人画的笔墨一路,但是他的花鸟画有自己独有的观察的角度,他喜欢表达那些鸟在飞跃、停滞之间的情调,互动的一种状态,很传神。我觉得这是他心性的一个表露,所以他是一个很真的人,也是一个很天真的人,也是一个很活泼的人。他的画体现了他的这种情趣盎然。【研讨会发言】


曾来德

逢俊的作品至少有这几个特点:第一是笔法精细,入微入纸;第二是墨法纯粹,本源纯正,贴近文脉;第三是气象,他对整体的把控极强,画面大气和谐,气韵生动。因此,观赏他的作品,正气、豪气、清气迎面扑来,令人耳目一新,畅神怡情。【搜狐采访】


我首先要说,安徽这个地方真的很奇怪。我想逢俊毫无疑问是大才、是高才、是全才,这一点我想不用我解释,大家都很清楚,今天的展览可以证实。第二就是逢俊的绘画至少三个方面很有造诣:第一、知法守法。第二、以身试法。第三、逍遥法外。这三条都体现出了。


第三,有三气,气韵、气势和气象。气韵就是深入内心,需要精妙的笔法,逢俊做到了。第二就是气势,要有醇厚的墨法,我们现在很多画家不敢用墨,墨用不够、用不好,气势就出不来。第三就是气象,大千气象,就是章法,需要胸怀,这些我想逢俊都做的非常不错。第四,我想还有就是气。一个气就是逢俊他的才气,画家的才气,当然每个领域的人都有才气可说,但是逢俊天生就是一个大画家。所以他无论怎么画,山水花鸟就是鸿篇巨制还是小品,都能体现出他绘画的天才。第二个就是文气,文气的话需要诗词歌赋,需要有一定的修养,需要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包括美术各个方面综合的积累。第三个就是正气,逢俊一身正气,他如果人不正的话,画也正不了。所以他无论怎么画,他的气象、气味,都是正的。第四个是大气,他的格局大家都看到了。第五,还有豪气。我对逢俊充满敬意,一直关注,我想今天在思想和观念比较混乱的时代,周逢俊无疑给我做出了榜样,所以在此向他表示衷心的祝贺。【开幕式发言】


张公者

他的绘画,既有对传统的深入的继承,又有自己个人的时代的风貌。这两个方面,也是好的艺术品能够流传下去的必要条件。我认为,艺术家对意象的理解和把握应该远远超过对技术的运用,我在周老师的作品里,看到了他的内心世界一隅,看到了他胸中的丘壑,看到了他荡胸生层云的豪迈之情。我觉得这是很难得的。


王志纯

逢俊的画展看起来让人觉得很震撼,很吃惊,他这些年的进步出人意料。他的画给我的总体的审美印象是:文气、雅致、秀美和润泽。他是当今少数真正走近传统书画文脉的人。他不仅精山水,而且工花鸟,最重要的是两者均自成一派、品格超逸。我对他不是特别了解,但通过作品就能看的出来,他无疑是当代书画界最用心、最努力的那一类艺术家。【腾讯采访】


他的作品给我的综合的审美感觉有四个字——文雅秀润。他那种诗文修养和传统的功夫反应出来的综合的面貌,让人感觉他的功底和画的内涵很深厚。这是非常好的一个展览,周逢俊整体的面貌,他这种综合成就能达到这样一个高度我是特别震撼的,也让我很感动。周逢俊在北京二十多年,他的画整体面貌让我很吃惊,很感动,成就很高。他的作品给我的综合的审美感觉有四个字——文雅秀润。他那种诗文修养和传统的功夫反应出来的综合的面貌,让人感觉他的功底和画的内涵很深厚。他的山水大的结构来自宋元,笔墨的灵气明清的多一些,他整体融合的都非常好,他对自然的感觉,对造化的感觉特别好,那种灵气,才气特别好。他能把传统的规范融合到对造化、对自然的感觉中,这是非常少见的。我觉得能够达到这样各种因素能够这么的协调,能够把传统的营养消化的这么好,用一种个性化的面貌表现出来,非常整,非常雅,这个境界是很难达到的。我觉得要包括各种的因素,传统的因素,个人的才气、灵气,还有对造化的感觉。像齐白石,多年间一块融合,最终以一种个人的才气和修养表达出来。个性化的面貌表达出来,这可能还需要很多时间的修炼,但周逢俊目前的阶段性的面貌我觉得非常好,以后再稍微轻松一点,再稍微放开一点就好了,他是非常有潜力的。他画的黄山就比太行山、燕山要好一些,太行山那种大气的东西可能跟他的个性稍有距离,但是各种因素他只要在一块不断地融合,他就会有更新更好的面貌。我非常看好周逢俊的前景,我觉得这是当代非常有希望、有前景的画家。【研讨会发言】


王镛

周逢俊不单单是一个书画家,他还是一个诗人,还是一位颇有见地的文化学者。他的文化修养是全面的,诗文辞赋提高了他的起点,滋养了他书画的意境。中国的书画讲究气韵、意境、格调、内涵,所用的艺术语言往往是一种高远、典雅、言有尽意无穷的诗性语言,因此我认为,周逢俊的综合文化修养赋予了他的作品不一样的意境和内涵。【艺TV采访】


他在北京的二十多年,画风有很大的变化和推进。他从纠结、苦闷的状态中摆脱出来,整个境界走向豁达。周逢俊之所以能够在北京拼搏二十年,在北京画坛强手如林的地方站稳脚跟,我觉得是凭借着他的毅力和实力。他的实力来自人生的历练,在家乡、在黄山都积累了很深的人生阅历,他是很不容易的,早期很坎坷。还有一个就是他的诗词修养,这确实在同龄画家中是出类拔萃的。我读周逢俊的诗词感到一种读古典诗词的味道,这是现在许多中青年的画家做不到的,他们也题诗,首先不合格律,其次没有诗味。而我们看周逢俊的诗词,诗味醇厚。而且他化用古典诗词的东西也特别的自然,不是生硬的。所以我觉得诗词修养是他独特的一个强项。还一个就是他的笔墨功力。笔墨功力确实非常深厚,从宋元山水,到明清花鸟。都是很下苦工的来钻研。他写的论文显示了他很深厚的功力。再一个我也觉得他在北京的二十多年,画风有很大的变化和推进。因为最早我看他那批到北京不久的画,总的来讲,笔墨很深,但是有些拘谨,或者说墨气太重,而且偏于繁密,这也反映了他那种当时特别喜欢婉约的、凄美的东西,所以在他早期的山水画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种纠结,内在的一种情感的或者心里的苦闷,还有怀才不遇的感觉。到后来,他除了学习北宋五代之后的笔法之外,特意在渐江画派,简约的山水上有所取法。我看他今年画的黄山松,有渐江的韵味,能冲散他墨气过重的缺憾,而且我看他今天展示的去年画的大的《黄山西海》,感觉确实非常有真气,而且在繁简的处理上确实有非常大的改进。再有就是他在追求宏达的境界,从纠结、苦闷的状态中摆脱出来,整个境界比较豁达。他的花鸟画也是表达了他的心性,淋漓尽致。所以我希望通过这次展览再开拓新的境界。【研讨会发言】


王平

周逢俊的作品,诗意盎然,首先是一个诗人的作品。但他的画中有诗,不是高高在上、曲高和寡的,而是融入了他对生活的感受、倾注了他对生活对生命的热情。他痴迷流连于故乡的银屏山、黄山,也醉心往返于北方的太行、华山,所以他的山水作品雄浑、豪迈、大开大阖,流动着北方山水的苍茫之气,也蕴藉着平远幽深、温润秀美的南方氤氲。【搜狐采访】


他非常重视用笔用线,他的画中笔墨层次比较丰富,所以他的画能够比较厚重,比较苍茫,有雄浑之气。他以宋画为底色,以自己生活的山水为表现的依托,所以他的画中有很强的一个自我特色。十年前我认识逢俊兄的时候就印象深刻。那年我们去印度,当时我们到北京的时候,他就给了我们一个先声夺人的印象,后来我们在印度的路上就深聊,感觉到他确实很有才情,画的确实不错。他的诗人气质,容易激动,很敏感,有激情。我觉得结合在一个文人身上,一般的文人骨子里面是比较内敛的,但逢俊是外向的,所以我跟他聊的比较多,对他有一些认识。安徽虽然不富裕,但很重视文化,无论是南还是北,这是一个省的底蕴,所以我觉得逢俊的画就跟他文化的底蕴、跟他本身的诗人气质是结合在一起的,所以他的画是诗人之画,这是他很重要的一个特点。他写的这个画题《故乡又一秋》,他都是很重视诗意的表现。再一个我觉得他走的就是独特的自我完善之路,他一开始就是中国画,所以他成长的过程中,应该说经历了很多美术界的风潮,对他来说是没有影响的,他就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去亲近名家,他不是从美院走出来的,但是他是自我亲近传统的,自我把自己定位在传统的身份上,所以他走的路反而很坚定。他没有其他的方面的犹豫,他就是按照中国传统绘画的诗书画印这个路来完善自己,去写诗追文。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能看到他这样一个展览,也是跟他这样一个坚定的选择是分不开的。走的就是一个自我完善之路。再一个晓凌也讲了,他是殿堂之作,所以我觉得确实是他的绘画画面有雄浑之气,另外也有非常浓厚的生气,有生活的气息。他多画秋意,所以他的画当中往往有蓬勃的生气,也有非常苍茫之气。另外他的画当中更多的是以线为主,他非常重视用笔用线,他的画中笔墨层次比较丰富,所以他的画能够比较厚重,比较苍茫,有雄浑之气。这样来讲,他以宋画为底色,以自己生活的山为表现的依托,所以他的画中有很强的一个自我特色。但是今天这个展览我看了想说,逢俊的长处还是在笔墨上,笔墨层次上,我觉得他有时候用的色彩,他表现秋天的色彩,在他的绘画中有很大的支撑。他的色彩相对来讲还是他的一个软肋。他的色容易掩盖他的清刚之气。这是我的一己之见。【研讨会发言】


刘龙庭

周逢俊用他的修养,用他这些年的刻苦钻研,为大家奉献了一场视觉盛宴。看了周逢俊的展览,我感受到了他在当前这个大的文化气氛下,有他的特性。这种特性唤醒了人们对宋元山水画,尤其是北宋、五代的山水画,大山大水,树木葱茏的审美意识。新时期以来山水画的样式很多,作者很多,很有成绩的也很多。但是这次周逢俊展览的作品让我感到很震撼。周逢俊用他的修养,用他这些年的刻苦钻研,为大家奉献了一场视觉盛宴。现在青年人积极上进,急于扩大自己知名度,宣扬个性这都是无可非议的。但是艺术是寂寞之道,是要下苦功夫的,周逢俊的黄山,九寨沟的作品,还有他的花鸟画,都不是一日之功。周逢俊不仅年龄比较轻,底气也很足,有健康的体魄,又有才华,这是一流的,是很难得的,有很大的前途。周逢俊虽然没有进过美术院校,现在也已经在美术院校当老师了。反观我们院校的教学,其中是否有一些问题,西学东渐,中国画在人物画上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山水花鸟方面却乏善可陈,周逢俊没受到院校或西学过多的影响,强调个性、独特。提些小小的建议:一个是山水画的题跋,我们看古代绘画的一些题跋是后人写上去的,画家本人的题跋很少,特别是宋代以前,像范宽,把他的名字写在树皮上,不用放大镜都看不到。到了北宋时期的山水画,上面提着很多的字,反而感觉影响了画面,这是一点。再一个,感觉画中有受到渐江影响的东西,苍松参天,要画出他的气势来,不要在树上画其他的东西,要画出他的本质。再一个,王维的《山水诀》里面讲:生在土上的树,枝密而干直;生在石头上的树,蜷曲而伶仃。我在大厅看到的画就算是石头上的树,长得也很直。龚半千说过:绘画第一是气韵。希望逢俊参考一下龚半千这句话。【研讨会发言】


邓平祥

周逢俊先生的画如果从美学风格来概括和归类的话,就是六个字:清俊、秀丽、硬朗。他的美学风格都是有笔墨结构支持的。我认为这跟人格是对应的,人格的特征往往带着语言的美学风格。安徽这个地方很有意思,经济上属于相对比较落后的地方,但是十九世纪以后,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文化方面都独领风骚,出了很多大家和人才。20多年前我们到黄山开了“黄山会议”,那是中国艺术向现代观念思想解放的一个转折点。当时我开玩笑说安徽凭借泾县的宣纸,就能出大的画家,自然界的馈赠给了安徽画家这么好的材料。安徽的画家都有一种比较开放的心态,也敢于在外面闯,所以在北京我们看无论什么“界”的人,安徽出来的人是挺多的,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精神、文化背景。周逢俊先生的画如果从美学风格来概括和归类的话,我觉得就是六个字:清俊、秀丽、硬朗。他的美学风格都是有笔墨结构支持的。我认为这跟人格是对应的,人格的特征往往带着语言的美学风格,所以我觉得他这个人在画中透着一种才气。安徽徽派的山水它有个特征就是南北兼有,具体到周逢俊先生的画就体现了这一点,北派主要体现了他的格局、结构,这一点我觉得是非常明确的。因为如果论山水画的价值和最高的成就,那还是北派,这一点我觉得他的美学倾向是非常明确的。另外我还想再谈一点,周逢俊先生对传统有着自己的坚守。他走的是正本清源,贴近文脉的正路,这一点可能是他成功最重要的要素。【研讨会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