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最新动态 > 正文

周逢俊丙申年诗画欣赏

发布时间:2016-12-18

龙峡湖游观.jpg

《龙峡湖游观》   200x220cm   2016年


登鹳雀楼

一样登凭别样愁,河山代有咏残秋。
蒲津野柳穿关渡,舜地斜阳落古洲。
汉武悲风空忆水,唐牛负气断苍舟。
不知鹳雀飞何处,依旧浊波入海流。


黄山西海大峡谷.jpg

《黄山西海大峡谷》  200x220cm


江城子 普救寺访西廂
梨花深院转回廊。
滿亭香,觅红娘。
风摇竹影,依旧过西廂。
山寺月光听夜鼓,空寂寂,古苍苍。
多情无奈为情伤。
也曾狂,爱难张。
莫如一跳,千载越高墙。
憾把平生留一叹,人已老,羡张郎。


九寨沟秋色图.jpg

《九寨沟秋色图》  96x178cm


暮雨登天子山写生
云翻谷底气如潮,草木斜披风雨潇。
莫叹雄魂成野鬼,应怜倩影化山枭。
临秋落色凭愁客,入暮争分上险峣。
隔雾明知难抵眼,却借灵心画九霄。
注:雄魂,向大坤为土家族首领(1353年元至正十三年)在隐士李伯如辅佐下,揭竿起义,称王号曰:向王天子。


黄山松峰图.jpg

《黄山松峰图》  96x178cm


游张家界题感
武陵立翠八千峰,仗势横天向楚重。
暗壑听风飘白鹭,高林吐雾隐苍龙。
未曾墨客留骚句,到底帝王不敕封。
岂与残碑争峻极,峥嵘岁月自从容。


黄山松石写生.jpg

《黄山松石写生》  57x210cm


周逢俊画集

自 序


予生于癸巳年闰十月初九。


生命伴晨曦同明,喜忧挟父母共生。忧则前有四胞不存,喜则今得一子为根。堂前昵谓"花旦",村头乳名喜传。而花木零落,聒寒鸦以兆时乖;星辰惨淡,聚霾云以征运蹇。天灰灰兮,酿鹅毛大雪,封八百里焦湖烟波际渺;山摇摇兮,扬虎啸朔风,摧千万重峰峦冰屑弥乱。老人惊言:此乃百年不遇也。当真异象有兆兮,果然赋命不辰。遭饥荒之灾,历焚坑之劫,困苦煎熬中度日,"斗争"喧嚣中偷生。谶言应身,与天争命。追忆平生,百感交于心矣!

徽州人家.jpg

《徽州人家》


予家住焦南银屏之阿,白牡山下,芙蓉岭边。莽园叠翠,滨麓清远。松风飘韵,云海翻涛。苍岩垂瀑,疑虹霓之所;茂林结庐,似桃源之居。冈丘榫接,鸡犬声闻。祠坊古道,民风淳朴。然历经运动"整治",惨遭"文革""破立"生态"规划",风水断脉。人以兽性为荣,暴因缺德而横。予命途多舛,夙罹苦难。 父羸弱多病,常在床蓐;母娇小文质,不胜农事。家乏劳力,朝夕自当牛耕;穷无接济,年月不堪重负。续兄弟姐妹,承八口之家,两间草屋,四壁通风。

登峨眉山.jpg

《登峨眉山》  96x178cm


嗟乎,福祚不登,家计维艰,微躯易养,薄植早雕。故幼年以襁褓裹防蚁鼠,凭根粉拟充乳汁。四岁吞藜藿,六岁咽水藻,入山挖野菜,下畦拔芜草。邻媪戏謔曰:讶其饮水见长,御风即行,有救矣!逮及龆龀随耕,识山中百类草木;童蒙入学,辨祠下千载图腾。溪涧捕鳞,沙滩摹其形;危岩观鹭,断壁写其神。深山夜雨,残墙漏痕层叠,晕化形生,映稚眸而猜物;荒村铺雪,旧院冰花延韻,天香玉立,移童心而记印。校园月刊,图画全凭天赋;乡庠五载,耕读陶育性灵。十里山川,不知何物为艺术;百年乡镇,哪来妙手作丹青?"右派"下放,认远亲牧场同住,始知书画笔墨渊源;塾师"劳改",拜先生学海从游,渐晓诗词声调意境。自此焚膏继晷,悬梁攻书;废寝忘食,卧薪励志。破屋披蓑顶笠,臆写江涛听风雨;陋居飞蚊流蝇,忍弃皮囊赏歌吟。

太行高秋图.jpg

《太行高秋图》  366cmx144cm


年十六,学泥瓦事,工闲涂抹花鸟兽;年十八,进文化馆,业余创作工农兵。年二十,县、地、省画展,入选必有我;年廿二,村、队、区报考,应试皆名榜。然大学未进,十八条"人民来信",盖因父母黑五类;复艺校有讯,妙龄女冒名顶替,方知我卷被篡名。郭老 爱才无策;昏吏舞弊徇私。悲乎!少年荒废,青春不遇,时也命也!志存高远,却步步陷于溷沼,坎坷不前;思无邪恶,竟时时困于厄境,患难无期。固穷乡兮无望,滞涧水而断流;积沉郁兮愁予,羁家园而不谋。时作七绝以证:"家住银屏云水间,孙山落后事农田。耕闲独醉诗书画,半是村夫半是仙。"

江南第一峰赋.jpg

《江南第一峰赋》  366cmx144cm


及越婚龄,而为赘婿,时势所压,成分所累也。妇曰朱氏,村名朱墩。裕溪曲而通江湖,烟洲翠而接芳甸。沃野百里,良田万顷。然年年春汛,十有八九而成灾。在圩而心系山中事,在山而思挂圩中人。山圩往来,千回百转,家业画事,一身二顾,顾此失彼,心意难周。作人子,未能似舞衣莱子承欢膝下;作人夫,却难效画眉夫婿狎昵妆前。时光荏苒,岁月蹉跎,卅年困顿,万般无奈。计穷虑迫之日,风冽雪寒之夜,凄然不辞出走,欲申其志也,时在己未之冬。而临江彷徨,不知何从?四处飘蓬,居无定所;三载萍踪,转归江宁。秦淮河畔作浪子,有济公疯癫之态;夫子庙前鬻书画,效扬州八怪之风。邂逅故人,"孽子"讥诮传之梓里;惆怅还家,阮囊羞涩愧于人前。走时荆妻正孕,归来稚子 及腰;怩怩依母之膝,怯怯问我是谁?初为人父,悲欣交集,抚顶吻颊,抛举逗玩,聊可慰予愁怀。

梦里家乡又一秋.jpg

《梦里家乡又一秋》 396×198cm


方是时也,商潮湍湍,物欲横流。世路攘攘,为利往来。政军经商,文士"下海",皆一时之风尚也。予亦未能超然物外,遂赁城角为作坊,欲以白手而兴家。半夜窜走街巷,四处张贴启事,招民间之巧匠,聘能者为"管理"。学"规则"以尽潜能,收名木以制"御用",遴玉贝以镶"国品",摹古画以作雅屏,绘香草以酬佳宾。然贸易无公正,买卖有邪门。精品虽能出口,小利却不济工。虚撑三五载,未获一分文。始味官场黑道,商海暗流。不义富且贵,于我何有哉!

太行山黑龙潭春.jpg

《太行山黑龙潭春》  122cmx244cm


岁在庚午孟春,予毅然弃商只身赴黟山。蹑踵新安前贤,考探古村里巷,游览徽商故居。复攀岩涉水,下西海峡谷,登天都奇峰。做七十二峰客,收尽苍岩之烟霞;写三千余草稿,摄取黟山之精魄。觅清湘幽处,访渐江旧所,获萧郎之俊逸,悟渊公之通灵。云谷深兮烟翠,松庵寂兮气清。五载枕松石,百年得精神。

溪山春晖图.jpg

《溪山春晖图》  122x244cm


岁在乙亥八月二十八日,负笈入京。临行与弟话别,遂自题小照云:蓬门骐骥作牛耕,万里驰心自不平。欲步前贤承气骨,遥知伯乐在京城。


文化古都,政商中枢。趋国际风范,汇世界精英。然京城居之不易,租期短而常迁。秋冬委身地室,春夏寄居农家。南郊疏篱,东城窄寓,临写诸家传世字画;都门里巷,王府旧院,研读历代经典诗文。立雪燕叟 之门,求道宽堂 之室。时惜三馀,学以寸进。一箪食、一瓢饮、一支笔、一颗心。淡定颐养,蛰伏自安。

松谷庵.jpg

《松谷庵》  96x178cm


时值"八五"新潮,疯行十年,矜奇卖异,醒来如梦。画坛乱序,断脉千载,怪诞诡谲,回头无源。一角皇城下,贫富相杂,人庸人雄,非关身份;万里北漂族,良莠不齐,画雅画俗,自由禀赋。然书画为商品,买卖自愿,价无定规,画无标准。一时画廊兴起,万户争开,强卖暴炒,雅俗不分。有迷失者缘小利而成江湖画贩,有浑噩者因贪权以至江郎才尽。为蜗角蝇头,勾心斗角;以奇伎淫巧,攀官媚商。道之不同,耻以为伍,十年孤寂,一心艺事。创作呕心沥血,画成无展示之所;地方拉帮结派,非亲难进入其门。雨儿胡同,冷漠之地;沙滩馆前,伤感之人。讲"关系"送国展,"好坏"有别;凭"特殊"入美协,"贵贱"分明。时世造"衙门妙笔",火箭载"诸公大作"。自贵其能,自高其价。此艺坛世态之一瞥也。

素香清远图.jpg

《素香清远图》  68x136cm


回首二十年风雨烟波,不失本色;六十载人世沧桑,未改初心。我行我道,自由春秋。圈大圈小,无心入内;是龙是虫,一笑了之。寂心甘守清境,孤芳自许幽馨。草木有隐喻之托,陈义传风骨;山水具真意之寓,抒怀寄苍茫。为人真,为艺诚,惟善心为性,以通正道也。


聊以为序。

周逢俊丙申年于北京松韵堂

全部新闻